?
2019常州互聯網+先進制造產業發展高峰論壇
當前位置: 主頁 > 快速通道 > 物聯網 > M2M >

“互聯網之父”Vint Cerf 談物聯網 IoT在中國發展

2017-01-18 17:03 [M2M] 來源于:信息化百人會
導讀:近日,“互聯網之父”、Google全球副總裁Vint Cerf在“中國信息化百人會2017峰會”上發表了以“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為主題的演講,并回答了現場聽眾的提問。

    近日,“互聯網之父”、Google全球副總裁Vint Cerf在“中國信息化百人會2017峰會”上發表了以“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為主題的演講,并回答了現場聽眾的提問。

    作為TCP/IP協議和互聯網架構的聯合設計者之一,Vint Cerf是20世紀70年代創建互聯網的元老之一,被譽為“互聯網之父”,曾擔任ICANN主席多年。

    Vint Cerf認為,物聯網當前面臨巨大的機遇,中國在發展的同時,需要關注IoT可靠性與易用性、安全、隱私、自治性、互操作性等方面的一些問題。

    以下為Vint Cerf演講及問答全文,物聯網智庫有改動和刪減:

1.jpg

    演講全文:

    現在是非常重要的歷史時刻,之所以這么說,主要有兩個原因。首先,互聯網的相關數據剛剛公布,中國可以說擁有全球最多的互聯網用戶?;ヂ摼W是非常重要的領域,而且中國政府也對此進行了大量的投資。

    第二個原因則是中國正處于物聯網這個尖端領域之中,你們探索的一些問題、應用和想法都將影響整個物聯網的發展進程,不論是在這個十年還是將來十年,或是更遠的未來。

    這意味著我們要負起責任來,我們要對設計、建設還有部署這些互聯設備所帶來的影響負起責任來,所以在今天的演講中,我會給大家介紹一些我們關注的,也是大家所關切的問題。

    關于CPS,也就是信息物理系統,有時候會被當作機器人或機械設備。我經常被問到這樣的問題:什么是機器人?

    有人認為它是一種機械設備——從現實世界當中收集數據,收集信息,然后進行處理,進而再采取一些行動,帶來一些現實性的影響。但其實我們可以從更加廣泛的范圍定義機器人,任何一種軟件,任何一種從外部世界收集數據處理數據然后在現實世界當中采取行動的機器和設備都可以被叫做機器人。

    比如可編程的股票交易設備,就是一種機器人,因為它從現實當中獲取數據,然后對數據進行處理,又可以對現實世界產生影響。

2.jpg

    像自動駕駛汽車等其他設備也都是機器人,我認為任何一種可編程的器件從某種角度上來講都屬于這一類,比如按摩椅。

    我家里就有一個按摩椅,這個按摩椅被設置了一些軟件和程序。但是我從來都沒用過這個按摩椅,因為我自己是一個編程師,所以我知道有時候程序會出現漏洞,我很害怕如果我坐在按摩椅上,它出現了漏洞該怎么辦,所以我不用它。但是我的妻子很喜歡,它也是一種機器人。

    我在思考這樣的問題:如果外文網站上有一些可編程的程序會怎樣?比如你按下一個按紐,就可以打開文件,這個文件甚至被直接翻譯好了。

    它是移動網絡上的一種程序,所以處在機器人這個概念的邊緣中。網絡中的設備可以在其他地方進行解讀,因為我們看到軟件是在網絡當中不斷遷移的,而且也會帶來一些現實性的影響。

    那么傳感網絡應該是什么樣子的呢?他們應該放在哪里呢?他們從現實世界當中獲取數據,比如恒溫器,可以通過感應環境溫度來確定是不是應該提高一些溫度,是否需要打開空調等等。這些都是機器人要做的,但是因為他們如今是可編程的,所以就會面臨更大的風險,特別是在軟件出現一些問題的時候。

    所以我要提醒大家,如果大家完全依靠這些軟件的話,肯定會出現一些風險,那么我們就需要找到方法來避免負面事件的出現,當然也包括隱私問題。

    如果大家有一個可以測試每一個房間溫度的傳感器,六個月當中就會收集、積累很多數據,通過查看溫度數據的變化,你可以獲悉有哪些人進入了房間,有哪些人出去了,甚至有哪些人闖入了等等。

    溫度這個數據可能還比較簡單的,即使說它很簡單,仍然會帶來一些風險。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建立這樣一種思維方式,就是要考慮它的風險。

3.jpg

    幾年前,美國在進行總統選舉的時候,克林頓說經濟是很愚笨的,現在可以說,軟件是很愚笨的——軟件讓我們的設備變得有用,但同時也會帶來一些風險。

    可以說任何一種軟件都有漏洞,十幾年前我們曾嘗試來編寫一個沒有任何漏洞的軟件程序,但是我們失敗了。任何一個工程師所編寫的軟件程序都有漏洞,物聯網也有軟件,所以風險不可避免。

    那么出現漏洞時我們應該怎么辦?如果你們是設備制造商,這個設備被安裝在某個人的家里,辦公室里或者是工廠里,你就有責任在未來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來修補這個漏洞。你要給客戶發送一些更新程序,讓他們進行升級。在這個過程中,你要確保更新程序是由你發送的,而不是別人,這樣才能避免出現新的漏洞。那么我們如何分辨軟件的原有方,如何保證它的完整性,這是一個技術性問題,我們應該為此做一些努力。

    還要考慮的一點是時間長度,你承諾會在多長時間內對設備進行修補呢?比如有的人購買了一臺設備,安裝在自己家里,可能一下用了30年。問題是有的公司自身都無法存在30年,如果這個公司不在了,購買設備的用戶該怎么辦?用戶怎么修補漏洞,怎么修理設備?

    有的人說如果公司不在了,是否能拿到它的源代碼呢?答案是否定的,因為知識產權很有價值,如果想拿到源代碼,需要花很多很多的錢。所以我們要考慮長期性的問題,特別是物聯網設備的維護。

    我強調一下兩端的重要性,也就是配置問題,正確的軟件要安裝在正確的設備上,否則可能有破壞性。

    設想一下,也許是在2050年,我們的房間里有上百種互聯設備。如果你想搬遷到一個新的地方,可能最不想做的就是在你的上百種設備上重新輸入密碼。那該如何提升配置,改善我們的環境呢?這也是用戶使用的一個重要問題,我們要幫助他們應對上百種的設備,無論在家里還是在辦公室。

    在制造工廠也是這樣,他們也面臨很多的設備,但是工人不可能控制所有系統,所以我們需要監測設備,這是一個連續的循環的問題,我們行業內的所有人都面臨這樣的問題,需要思考。

4.jpg

    同時我們也面臨著巨大的機會,就是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我們能從中獲益良多。比如自動駕駛,就是物聯網部署人工智能的一個重要方面。很多設備可能是更簡化的自動的人工智能,或者是人工駕駛,我接觸到的大部分人工智能可能都是人工白癡,這表明了現階段的技術狀況。

    可以給大家舉一個例子,比如微軟,他們設計了一種聊天機器人,就是用程序來交換信息,可以與互聯網之外的人進行聊天。聊天機器人也在不斷學習各種語言,這樣就可以與人類進行互動。但他們可能會說一些很不正常的話,表現的很差。

    還有就是物聯網的不同場景,我們有很多的網絡攝像頭,大家覺得很有用,因為可以通過攝像頭監測周圍的環境是否正常。如果發生侵入、竊取的事件,大家報了警,警察恰巧發現有攝像頭可以調取錄像,那么攝像頭就對警察來說很有用。

    但問題是警察不可能一直監控這個攝像頭,所以我們應該找到報警鈴聲響起之后攝像頭攝取的內容,場景短暫的訪問很重要,也就是要允許大家調取這個時段的攝像頭的內容。當然你也可以想象一下其他類似的場景。這種訪問應該被允許的,讓大家可以獲取這方面的內容。

5.jpg

    還有一個很復雜的問題,如果你處在一個很熱的房間里,想要把暖氣關掉,你想在離開之后還能控制這個房間,那我們到底需要為你的房間提供多少的燃氣或者是熱度呢?由于燃氣設備沒有進入安保系統,那么控制不同房間不同設備的方便性能達到多大程度呢?

    特別是對一些老人、兒童來說,他們不太會控制,那么我們如何配置使得他們能夠方便控制?也就是說,對于如何區分成人和兒童對于設備的不同使用方式,我們在這里并沒有一個好的解答??赡苡幸恍┓椒?,比如說標識,但這個問題并沒有看上去那么簡單,可能我們又得想一想其他的辦法來取代這種方式,所以這也是我們擔憂的一個方面。

    至于車間的操作,我們不能完全依賴機器人或者是制造設備來控制,如何確保我們有一個很牢靠的安保系統,使得他們能獲得數據,保證訪問的質量?

6.jpg

    另外的問題就是標準,不同團體也在從不同的角度探索物聯網的標準,但是我們需要標準在操作層面能夠得以提升,使得用戶能更好地使用他們的設備。用戶不會管設備到底來自哪一個公司,他們只是希望使用起來更方便。所以大家都在探索到底什么樣的標準能夠在全球進行運作,這也是我們所必須做的,否則我們就會一直處于混亂當中。

    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兼容性,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一些新的設備不能適應原來的標準,就會出現浪費,所以我們需要仔細思考——隨著我們不斷的發展,如何更新標準。換言之,就是如何保證我們的兼容性、保證我們的軟件,保證我們的數據安全,還有隱私性。不止谷歌,所有行業的人都面臨這樣的責任。

7.jpg

    還有一些長期存在的問題,你們可能也想過這些問題,比如設備供電中斷的問題。一旦我們投資的物聯網設備供電中斷,那他們就沒有用了。我們還得擔憂自定義系統,坦白來說它們是很愚笨的系統,當我們沒有源代碼時,如何進行維護?

    我們家里還有一些可編程的照明系統,一按按鈕信號就被激活了,很方便,可以讓我們針對不同的場景(比如說開派對或者是開會)控制不同的信號。這也是軟件的問題,如果軟件出了問題,那么你就無法控制了,所以這又回到了原來那個問題。

    到底物聯網設備應該創造怎樣的環境?你可能需要一種簡單的控制開關,這樣可能更好,這樣就可以提供一種可編程的非常炫酷的環境。

    再舉一個例子,假設你投入很多,但是可能因為失掉了其中一個小部分,就會導致整個投資都報廢。比如可能有一天,廠家不再做某種電池了,那么你花費很多錢購買的助聽器就可能徹底廢掉。所以這是有依賴性的,依賴性也是很嚴重的問題,我們需要在一個物聯網場景中考慮這種依賴性。只要一個小部分出現了故障,可能就達不到我們所想要達到炫酷情景了。

8.jpg

    我們使用互聯設備是為了讓我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簡單,所以物聯網設備不能復雜到只有計算機的博士才能使用,而是要讓它簡單,要讓它易用。

    我也跟我的一流的工程師說過有關物聯網的問題:如果不能編程、很難使用并且不安全,那么用戶就不會使用物聯網設備,所以你必須向用戶展示你在高度關注產品的安全性。

    人們不會購買那些他們覺得不安全的設備,因為這會讓他們感到沒有安全感,這些設備如果還涉及他們的隱私問題(可能被第三方侵入),那他們就更不想使用這些設備了。任何意外情況都是他們不愿意支付購買物聯網設備的原因,所以我們必須向他們承諾,承諾能保障他們的隱私。

    最后,如果有一天你的手機或者是無線網出現了故障,你不想房屋里的系統因此而停止,那你就必須尋找一些方法,保證當網絡出現故障時,房屋內的系統仍然能正常工作。那么就要考慮云的問題了!比如說手機,很多人都用手機,好吧,我就買設備,然后通過APP就可以使用這些設備和系統。如果你家里有一百多種設備的話,難道你要在手機上安裝一百多個APP嗎?所以我們要考慮如何更簡便的控制這些系統,讓人們能夠從中受益。


    互動問答環節

    中國信息化百人會成員、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阿里研究院院長高紅冰:

    您好,我非常尊敬您,您為我們帶來了一個偉大的時代,我想跟您在討教一個問題,就是在上世紀60年代、70年代,您的團隊寫出了偉大的TCP/IP協議,但是如今在物聯網發展方向上,存不存在當年像互聯網出現的時候一種通用的大家都能接受的標準協議?因為今天很多巨頭都參與了物聯網的建設和開發,大家都有利益,都有自己的看法,會不會像當年純粹在技術和科技的領域里你們的團隊那樣取得成功?如果是存在這樣的標準,那么它的方向或者是未來會是什么樣的?

    Vint Cerf:

    首先我想說在1973年的時候,我們設計了TCP/IP協議,當時也并沒有想到互聯網會變得這么偉大,所以我們在設計的時候,選取了一個三數位的地址,它比當時的人口還要多,但在2007年的時候這個數字就顯得比較小了。

    第六個版本的協議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我相信大家都可以作出一定的貢獻來推動它的發展,而且我們也需要鼓勵互聯網提供商,無論是中國還是其他地方的提供商,大家都能盡快應用IPV6這個協議,盡快提供,盡快應用,這樣IoT設備就能利用這個協議,如果不這樣做的話,我們的系統就會非常非常脆弱,我們就無法達到我們的目的。

    第二個我想強調的就是,TCP/IP雖然說是互聯網的核心,但它融入網絡的方式是這樣的,你可以加入新的協議,所以我們也看到新的協議,比如說實時的一些程序,像OIP等等,還有就是UDP這種傳輸協議。

    所以我也希望鼓勵大家考慮一下互聯網這個系統的工作方式,比如說可以創造一些新的協議,我在剛剛演講的時候也討論了健全的重要性,就是說我們希望全新的創新,我們需要使用新的方式等等,這樣我們才能夠實現強有力的健全,當然也需要保證它的效率。我們需要低功率的電池等等,這樣我們才能以高效的方式來實現這些健全,而不需要擔心它們沒有電了。所以這是我們要考慮的幾個方面。

    另外我最為擔憂的一個問題就是設備量和規模的不斷增加,包括家里何工廠,如果不能管理好這么大規模的設備,就無法從物聯網中獲益。

    中國信息化百人會成員、天地互連信息技術公司董事長劉東:

    非常感謝Vint Cerf博士,在過去三年當中我們看到IPV6在全球范圍內有非常大的發展,第一個問題是想說IPV6有很大地址空間,但還有什么先進的東西,能夠對未來的物聯網有更多的好處?還有一個問題就是說你所在的公司谷歌,比較優先地支持IPV6,作為這樣的互聯網公司來說,為什么要選擇比較超前去考慮部署IPV6,動因是什么呢?能不能給我們做一些分享?

    Vint Cerf:

    對于谷歌來說,實際上我們也是花了一段時間才把IPV6放在我們系統當中,但是我們一直是非常堅持去做的,實際上它不需要太多的人,只需要我們謹慎去對待,認真去觀察,因為它只有30個次數位,谷歌所有的應用在IPV4和IPV6上都可以運行。

    有幾個原因,我相信世界上也有其他的公司在做這樣的東西,另外一方面如果我們看設備,比如說幾十億的物聯網設備,很顯然IPV6非常關鍵。

    實際上我也利用了大家的一些工作,大家的成果,我就回去之后跟谷歌說,實際上IPV6是在中國做的,是在這里做的,所以我也非常非常感謝作出努力的團隊。大概在15年前他們就開始做了,可以說是非常非常領先的,所以我也是定期的利用他們的成果,跟我在谷歌的同事說如果他們能做,那我們也能做,所以我們肯定都是在競爭的環境當中,我們需要跟上對方的發展,當然你說的沒錯,我們一定要非常非常關注所有的物聯網的需求和要求。還有像你剛剛說地址的空間這些健全都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都是我們要關注的。

    中國信息化百人會成員、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總工程師余曉暉:

    您演講最后講到關于物聯網的安全、隱私、應用性,包括自制問題,我想這是物聯網發展非常重要的特征。前面已經講到了物聯網會把幾千億上萬億設備連接到互聯網中,在這樣發展的前景下,從技術體系到全球的互聯網治理體系的現有互聯網體系需不需要做改變?這些體系要做哪些改變才可以適應未來物聯網發展?

    Vint Cerf:

    剛剛您提到了是否能使用現有的設備然后改變現有的設備來適應物聯網的發展,比如說像無線網或者是其他的一些現有的協議等等,我覺得確實是很合理的,就是我們可以利用現有的一些能力,然后來把我們的物聯網應用起來。但是這里也有一些問題,就是現有的系統存在著一些不足,我非常喜歡這樣一種想法就是物聯網這些設備的存在實際上也會給互聯網的架構帶來一些壓力,特別是在建立和創造新的能力方面。

    大概很多年前互聯網利用了無線電的通信,無線電的通信是一種非常自然的數據信息的傳輸方式,所以就變成了一個點對點的比如像無線網的方式。我覺得這是一種非常有限的方式,就是說我們無線電的資源非常有利,但是我們使用得卻非常有限,所以有時候單一的信號可能會被多個設備所利用。

    那么在物聯網網絡當中我們有很多設備,所以信息的同時廣播必須保證是非常有利的,而且也是非常強勁的。當然我并不是說要重新設計這種廣播或者說無線電的協議了。當然可能有些人對于現有的情況不是很滿意,所以他們也希望能探索一些新的方式,比如說創造一些新的物聯網的協議等等,所以如果你們是商業人士,有計劃做產品,那么你就需要從現有的東西上來做,然后做一些改變之后來推動整個領域發展,能取得更大成果。

    很幸運的是我們現在的商業環境實際上還是比較有利的,物聯網一開始可能會發展的比較慢,比如說有些公司,有些家庭,可能就那么幾個三四個,七個八個九個十個,所以剛開始是比較慢的。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這種規模性的廣播或者說規模的無線電傳輸并不是很大問題,但是未來可能會有更大的發展,我并不是不讓大家再創新,越來越懶了,我們還是要變的越來越好。 

    河北省工信廳廳長龔曉峰:

    我是來自政府部門的,我們最關心的不是具體技術問題,我最關心物聯網和互聯網兩者在推廣過程中應該注意什么?有什么區別?河北有7400萬人口,310萬屬于貧困人口,技術對大部分中小企業來講都是陌生的,都是遙遠的,用得好才是好,用得起才屬于你,所以對傳統中小企業推廣物聯網你有什么好的建議?  

    Vint Cerf:

    實際上每一天我所應對的一些問題都是要讓世界上至少有一半的人都能獲得互聯網,如何才能降低門檻兒,如何才能讓他們獲取這些技術,我想您已經做了很多投入。實際上在美國也有很多偏遠還有農村的地區無法獲得互聯網,谷歌現在正在做一些嘗試,就是讓那些偏遠或者說很難獲得這些互聯網的地方獲得互聯網,獲得這些技術。

    我們有一個項目就是把氣球送到六千多英尺的高空當中,就會通過氣球把這些互聯網的信號發送到地上,現在我們正在對這個技術進行測試,而且已經測試了五年。我們第一次在斯里蘭卡進行的商用,實際上這些氣球是能夠環繞整個地球的,是在空中的,我們可以用太陽能來對這些氣球進行供電,他們就可以在某段時間內在整個地球進行巡航。

    當然也有其他的國家正在,比如說通過無人機的方式提供互聯網,當然這些無人機也是通過太陽能來供電的,我們還看到有些高頻的通信,設備現在是非常非常小的,頻段非常高的,即使在農村你也可以給他們提供這個頻段,如果有這個頻率,當然我也非常希望到時候是不需要許可就可以提供的,這樣的話大家多可以共享,這是我的希望。

    所以如果我們能共享,就會更好,所以我覺得這是我們可以做的。我想時間也就差不多了,但是非常非常感謝大家的提問,也非常感謝給我這樣的時間。


(編輯:admin)

推薦文章